韩国四大化妆品代工企业有哪些它要在中国做30亿

 

说起化妆品代工企业,韩国代工一定是绕不开的过程。在规模不大的韩国市场,仅仁川附近就有4000多家化妆品生产企业,代工产业的密度和发展程度都相当高。

正是在如此严酷的竞争环境下,孕育出科丝​​美诗、高玛等OEM企业,在国际市场上占据领先地位。

那么韩国市场的四大代工企业都有哪些呢?排名第一的科丝美诗一年能赚多少钱?除了科丝美诗,韩国还有年销售额超过10亿的代工企业吗?他们在中国市场做得好吗?

来,品官君给你挑!

1、科丝美诗:行业龙头一年赚72.6亿

2017年集团整体销售额:72.6亿元

2017年贴牌销售:53.97亿元

2017年在华销售额:21.7亿元

全球工厂数量:14

中国工厂数量:6

曾经在马桶上贴出“2017世界第一”标语的韩国工厂早在2016年就实现了自己的愿望,如今依然稳坐世界第一的位置。这家韩国代工企业的名字想必大家都很熟悉——科丝美诗。

财报显示,2017年科丝美诗全球化妆品代工板块销售额达53.97亿元人民币(8839亿韩元),较2016年增长16.94%。

虽然2017年的业绩增长没有2016年那么快,但对于站在世界第一的科丝美诗来说,能保持这样的增长速度已经很不错了。要知道,从2006年到2016年,科丝美诗的业绩连续10年增长超过20%。

作为全球化妆品代工行业的“领头羊”,科丝美诗早已开启全球布局。目前,科丝美诗在全球拥有14家化妆品代工工厂。2018年6月,科丝美诗泰国工厂正式投产。因此,科丝美诗在韩国和海外工厂的总产能已达到每年 16.3 亿件。

在中国市场韩国化妆品品牌,科丝美诗也稳居第一。毕竟21.7亿元的年销售额在那儿;在中国化妆品代工领域,年销售额超过20亿元的企业仅此一家。家庭。

在取得高业绩的同时,科丝美诗在中国也保持了高速的业绩增长。科丝美诗中国近三年业绩增长超过20%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今年科丝美诗在中国市场的销售目标为30亿元。看来科丝美诗今年的业绩要爆发了。

有趣的是,科丝美诗在贴牌行业的价格定位一直不低,报价普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30%左右,但科丝美诗的订单依然爆满,远超其在中国的市场。6.5亿件/年产能负荷。

除了化妆品代工业务,科丝美诗还有食品和保健品代工业务,这些业务统一归入科丝美诗BTI事业部。如果算上Cosmax BTI的业绩,2017年Cosmax的销售额达到72.6亿元人民币(1.19万亿韩元),可见Cosmax BTI的业绩不小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8年,科丝美诗在中国的美容保健品工厂也正式投产。据了解,科丝美诗中国美容保健品日产能已达100万件。不少原创化妆品客户也纷纷开始洽谈相关业务。

2、韩国Koma:在中国市场还是要努力

2017年全球销售额:50.16亿元

2017年在华销售额:3.52亿元

全球工厂数量:8

中国工厂数量:1

科丝美诗虽然在全球非常受欢迎,但它还有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——韩国科玛,毕竟韩国科玛是一个在官网上列为“全球No.1”的品牌。工业企业。

财报数据显示,2017年,韩国科玛全年销售额为5016亿元人民币(8216亿韩元),比2016年增长23.09%,这样的增速也非常惊人。

韩国Kolmar的业务分为化妆品、医药和保健品三大板块,业务范围与科丝美诗几乎相同。2016年之前,韩国科玛整体业绩超越科丝美诗,但2016年韩国科玛以微弱优势被科丝美诗反超。

据Koma Korea官网介绍,其共有8家化妆品代工厂,其中7家位于韩国。Kolmar在全球拥有超过300个品牌客户,包括兰蔻、雅诗兰黛和迪奥等品牌。

科丝美诗整体销量超越韩国高玛,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在中国市场的快速发展:2017年,仅在中国市场,科丝美诗的销量就与韩国高玛不相上下。玛拉拉开了18亿元的缺口。不过,韩国科马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也不错。

目前,韩国科马在中国北京设有工厂,无锡工厂正在建设中。投产后,科马在中国市场的年产能可达4.5亿件/年。同时,本土化妆品企业嘉兰集团、尚美、佰草集、高姿、片仔癀等也与韩国科玛有合作关系。

2015年,凯玛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约为2.7亿元。此前,凯玛在中国市场保持着50%以上的年增长率。受到萨德事件的影响,2016年和2017年韩国科马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增速有所放缓,但韩国科马2017年依然实现了3.52亿元的销售额,这样的业绩在中国绝对名列前茅。跻身一线代工厂。

3. Koshmangar:我是中国成长最快的

2017年全球销售额:11.13亿元

2017年在华销售额:2.2亿元

中国工厂数量:2

扒完科丝美诗和韩国Kolma两大巨头,再来看看韩国第三家化妆品代工企业——Cosmecar。

不要因为排名第三就认为它是“小人”。2017年,Cosmangar的全球销售额达到11.13亿元人民币(1825亿韩元),比2016年增长10.5%。

能够从COSMAX和Kolma两大巨头手中抢下超过10亿元的蛋糕,Cosmancar也是很不错的。要知道,中国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的代工企业,只有诺斯贝尔一家。

作为BB霜产品概念的鼻祖,知名品牌如迷尚、爱丽小屋、悦诗风吟等热门底妆产品均出自Cosmangar。

在中国市场,COSME也有不错的表现。2013年才进入中国市场的Cosmancar,绝对是后起之秀。近年来,Cosmancar加速布局,先后在苏州、佛山、浙江平湖设立了三个工厂。2018年底,科斯曼嘉平湖工厂投产后,其在华总产能将达到2.4亿片/年。

财报显示,2017年Cosmangar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达到2.2亿元人民币(361亿韩元),比2016年同期增长61.6%。按照这个速度持续增长,COSMANCAR在中国的表现今年的市场很可能与韩国的科玛持平。

4. 汉佛:2017年我做的不好

2017年全球销售额:14.99亿元

中国工厂数量:1

有的表现好,自然有的表现差。作为韩国第四大代工企业,汉佛集团2017年销售额为14.99亿元人民币(2457亿元人民币)韩国化妆品品牌,较2016年下降近25%。

或许有人会问,汉佛年产值14.99亿元,为何只能在代工领域排名第四?其实与其说韩国是贴牌公司,倒不如说韩佛是化妆品品牌公司:韩佛其实是韩国第三大化妆品公司。

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:由汉佛生产的汉佛自有品牌易思在市场上表现非常强劲。后来直接收购了母公司汉佛的股份,成为家族的“掌权者”。现在韩佛的正式名称是“Its Hanbul”(这是韩佛)。

汉佛目前在中国市场只有湖州一家工厂。目前年产能3600万片,不算多。但是,兰蔻、雅诗兰黛、迪奥等国际一线品牌在中国的产品,有相当一部分是汉佛在中国生产的。韩国代工。

同时,汉佛还与部分品牌进行了深度合作。2010年5月,明治控股与汉佛共同成立广州市明治汉佛化妆品有限公司,推出全新ICS护肤系列;2013年4月26日,富诚优佳与汉佛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共同成立研发中心。

除了以上四家韩国代工企业外,韩国其实还有很多优质的代工企业,比如韩国最大的面膜代工企业Janick、中韩合资的Kosien、底妆代工娜高丝等,他们也有自己的绝活。

记者 黄翠芬

“美女头条”新媒体

调查显示,目前一二线城市25-35岁的女性美容频率较高。他们最关心的是产品的功效和安全性。化妆品的实际使用效果、皮肤刺激和残留问题是他们关心的问题。基于此,天然、环保、无毒无害、成分透明的Clean Beauty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选择。

近日,又一纯美妆品牌正式入驻天猫。据悉,韩国纯护肤品牌Im from Aifulan近日正式入驻天猫官方旗舰店。公开资料显示,我来自爱芙兰,2013年创立于韩国首尔,品牌以敏感肌肤用户需求为出发点,打造真正安心、有效、能彰显生活的产品“专注于自己”的态度。塑造消费者对“纯护肤”概念的理解的产品。

目前,我来自爱芙兰在小红书平台积累了大量的声音和口碑,正在积极推进线上全渠道布局。

01

全球纯护肤市场不断增长

我来自爱芙兰并不是第一个瞄准中国市场的纯美妆品牌。数据显示,2021年上半年,超过70个海外纯美妆品牌入驻天猫国际,品牌数量同比增长106%。

京东国际联合艾瑞咨询发布的《2022女性精致美学》显示,随着用户需求的多元化发展和销售渠道的增多,美妆个护消费市场呈现出细分化、细分化的发展方向。专业化,其中,纯护肤、亲和妆、头皮护理、护肤黑科技四大趋势引领美妆个护趋势发展,迎来高增长趋势。

随着消费者更加注重安全健康,受环保理念的影响,近年来,“纯美”正在成为化妆品细分领域的生力军,市场增速明显。预计到2024年纯美市场规模将达到86亿至242亿美元(约合614亿至1730亿元人民币),2016年至2024年复合增长率为8%至12%。其中,中国市场是前景最广阔、竞争最激烈的黄金赛道,占总市场份额的35%。

一位业内人士指出韩国化妆品品牌,纯美妆是下一个趋势。护肤减法不加法,追求极简主义正在被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接受。纯净之美不仅天然,而且安全、透明、可持续韩国化妆品品牌,符合可持续发展的大趋势。

MCL创始人龚天贵也表示,纯美是可持续发展理念下的必然发展趋势。尤其是疫情发生以来,Clean Beauty的纯美妆兼顾了安全无害的成分和经过科学验证的配方,满足了当下消费者对美妆护肤安全和功效的双重需求,也有益于对环境。真正关乎自然、关乎消费者安全、关乎社会责任,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,所以纯粹的美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。

02

国产品牌纷纷入局

标准在逐步完善

“纯美”最早出现于欧美,被称为Clean Beauty。最早的纯美妆就是不化妆,就像化妆一样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纯美的概念逐渐发展为纯净、安全、无害、环保、可持续。

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外纯美妆品牌进入中国市场,本土品牌也开始加速布局该领域。

MCL是第一个将自己定位为“东方纯护肤”的美妆品牌。据了解,MCL的产品中禁用了超过2143种风险原料,以确保产品在安全无害的前提下达到护肤效果。并且产品通过了美丽秀绿色安全/小鱼亲测绿鱼品质等认证,并通过SGS等第三方权威机构功效测试验证。

今年,花溪口还与广东省化妆品学会合作,牵头制定了《纯化妆品和美容化妆通则》团体标准,这也是国内化妆品行业首个针对纯美容化妆品制定的标准文件。

尚美集团旗下的One Leaf品牌也在今年正式转型为纯美。据了解,一叶自2014年成立以来,瞄准植物护肤领域,推出“植物酵素面膜”等明星产品,成为我国面膜领域的代表品牌,面膜累计销量超过1.8亿件。

2022年,One Leaf紧跟市场趋势,开启品牌蝶变,正式转型为纯美。One Leaf品牌负责人表示:品牌经过长期调研分析发现,当下年轻消费群体对极简护肤、植物护肤的兴趣很高,对功效提出了更多要求、安全性、透明度和产品的可持续性。这也是One Leaf从纯“植物护肤”品牌转型为“纯美颜护肤”品牌的重要原因。

2022年5月,一叶联合上海市日用化学品行业协会及行业专家共同制定团体标准《化妆品中天然成分技术定义与计算指南》,通过明确和量化天然成分的天然属性,推动国内化妆品行业的发展原材料和产品。进一步探索自然和纯粹的美。

此外,库里南国际、北贝尔等代工厂在产品研发上也逐渐朝着纯粹美的方向发展。库里南国际在研发护肤品时提出“极简配方”原则,以婴儿级标准打造护肤品。库里南国际董事长石学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库里南的使命是“让美丽更自然、更健康、让生活更美好”。让美更自然是Clean Beauty,是整个行业都应该践行的。一条线的目标。

也是在今年,诺士贝尔基于对当下消费者修护等护肤需求的把握,遵循皮肤科学和地球资源可持续发展两大原则,选用天然、绿色、可持续发展的纯原料推出新的护肤品。润系列产品。

北贝尔副总裁(研发)邱晓峰在致辞中也表示,纯美是国际化妆品发展的趋势,值得大家关注。

中国的纯美市场在2020年才开始萌芽,纯美市场还处于发展初期。MCL创始人龚天贵认为,国内大部分纯美市场在原料、加工、功效检测等方面还处于摸索阶段。但国内消费者更看重“功效和价值”,对大多数纯美妆品牌所强调的“无害”相对漠不关心。因此,“纯美”要想在中国发展,离不开消费者的需求,更不能盲目进口,更需要走出中国特色。

编辑 黄有志

制作人|陈善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