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年卖70亿宝洁欧莱雅的“工人”要上市了

李丹写的

编辑/陈芳

三年赚近70亿元后,宝洁的“打工仔”即将上市。

近日,宝洁、欧莱雅的包装材料供应商中融印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融印刷”)已在深交所创业板注册上市。这家成立于1990年的纸品印刷包装企业,通过为大品牌生产折叠彩盒和高档礼盒,每年可实现净利润约2亿元。

这种赚钱能力在美容日化行业并不突出。12家日化上市公司刚刚披露的2022年半年报显示,最赚钱的华熙生物半年净利润4.73亿,是中融印刷的4倍多。但正是像中融印刷这样的“工人”,近两年频频受到资本青睐,才让他们从幕后走向了前台。

一周前,为欧舒丹和迪奥经营电子商务的数聚智联在深交所首次获批。此前国产化妆品品牌,为伯大尼和强生制造塑料包装材料的嘉亨家化成功敲响警钟,为联合利华、丸美代工的八威进入京交所上市辅导期。宝洁、蓝月亮的供应商丽臣实业在深交所主板上市……即使在过去几个月美妆行业的投融资案例中,“原材料”、“代工”和“上下游”已被多次列出。

美容日化行业的“工人”要崛起了吗?

为宝洁做“面子”,年收入25亿

对于一个商品来说,盒子可以是一件外套、一个身份或者一个噱头。无论是卖护肤品的SK-II、卖牙膏的高露洁,还是卖纸巾的维达,都有一个共同的“面子”供应商——中融印刷。

这家包装印刷公司成立于1990年,2015-2016年间频繁并购,开启IPO征程。2018年6月和2019年6月,中融印刷两次提交IPO申请,但很快就主动撤回了。近日,在第三次提交申请5个月后,中融印刷终于拿到了上市的车牌。

对于此前主动撤回申请的原因,中融印刷解释称,该公司受到行政处罚。若贸然上市,将影响公司与重要客户的合作关系,进而对生产经营活动产生不利影响。这里的“重要客户”是指宝洁、欧莱雅等美妆日化巨头。

事实上,回顾中国印刷业的发展历史,产能过剩和过度竞争一直是关键词。一些企业为了避免竞争,干脆改变赛道,为喜茶、奈雪的茶等消费品牌做纸餐具,一路到恒信生活的IPO,以干法印刷起家。

中融印刷的成功,取决于对宝洁、欧莱雅等日化和装订行业巨头的识别。

(图片/中融印刷招股书)

中融印刷在招股书中介绍,由于日化产品相似度高,为了突出差异化,品牌将外观精美、个性突出、用料高端的包装作为提升品牌的重要途径图片。不仅如此,产品包装还可以“传递信息,吸引消费者注意力”。

中融印刷生产的折叠彩盒和礼盒主要销往宝洁、欧莱雅等巨头,是其收入的核心来源。2019年至2021年,中融印务收入分别为20.6亿元、21.8亿元、25.4亿元。其中,来自宝洁的收入占比超过20%。2019-2021年中融印刷对宝洁的销售额分别为4.8亿元、4.7亿元和5.3亿元,占比23.50%、21.86%、21.01%的同期营业收入。

若进一步扩大范围,近三年中融印务前五名客户销售额占同期营业收入比重较高,45.18%,44.@ >51% 和 42.35%。

绑在巨人身上就像一把双刃剑。一方面,可以为中融印刷带来收入同比增长。另一方面,过度依赖大客户会引发对其运营独立性和可持续盈利能力的担忧。有鉴于此,中融印刷在招股书中提到,公司正在向医药、消费电子、烟草制品、酒类等相关领域拓展。

上下游企业,排队上市

中融印刷成功通过创业板IPO注册,与毛戈平6年等待上市、科创板撤回申请形成鲜明对比。

这似乎也在传递一个信号,资本市场的注意力可能正在从美妆品牌转向供应链上的中游服务商。

中融印刷的先例是代表电子商务运营的数聚智联。所谓电商代理运营,是指将品牌与电商平台对接,提供包括品牌战略、门店设计、消费者洞察、大数据分析等一系列“保姆服务”。该公司本身以轻资产模式运营。.

2022年9月2日,代表欧舒丹、汤姆福特美妆、迪奥和高露洁经营的公司通过注册,即将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。近三年,其营收增速均保持在20%以上,分别为10.8亿元、14.73亿元和17.71亿元。此前,公司已完成五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高榕资本、明耀投资。

时光倒流。3月10日,广东八维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入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辅导期。这家成立17年的代工企业,主要服务于联合利华、拉芳家华、凡米琳、娇兰美妆等。其股票定向发行招股书显示,2021年上半年,公司业绩同比增速超过40%,新增与丸美、华西子等客户合作。

(图/Bavi官方微信)

在小红书搜索“换美”二字,立马可以跳出一万多条笔记,全部指向美妆代工厂。据《美容行业OEM市场洞察报告》显示,2012年至2018年,中国化妆品市场规模增长约5%至7%,而同期化妆品OEM市场增速为14%到 24%。

Nyuxis Mystery、HFP等新锐品牌的生产依赖于代工厂,自身不投资建厂。据安信证券数据,预计到2023年,我国化妆品代工市场规模将达到358亿元。前景可期,不少代工厂已升级为集开发、设计、采购、仓储、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服务商,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青睐。

提供服务的人受欢迎,上游供应原材料的人也享受幸福。2021年10月15日,宝洁、蓝月亮、欧莱雅的供应商力臣实业在深交所主板上市。从会议成功到钟声敲响,只用了57天。

该公司主要从事表面活性剂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年生产能力30万吨以上。是我国第一家实现AES(一种表面活性剂)工业化生产的企业。表面活性剂是洗发水、沐浴露、洗手液等个人护理和家居清洁产品的核心原料。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力臣实业营业收入分别为18.3亿元、19.9亿元和23.7亿元。过去三年,宝洁连续多年成为其最大客户,年营收贡献约10%。近年来,不满足于只供应原材料的立辰实业,开始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,借助渠道优势,推广自有品牌。

越来越多的供应链上、中游服务商依靠自身或资本,从幕后走向前台。

美日化第四股东风

历史上,本土美妆日化企业经历了三轮融资上市。

是上海家化打开了局面。2001年,成立104年的上海家化登陆上交所,募集资金8.91亿,主要用于组建营销团队和开发佰草集项目。上海家化在招股书中写道,其花露水、护手霜、沐浴露的市场份额最大,公司年收入超过8亿元。

同年,Softtek(现更名为天下智慧)借壳成功上市。2004年,刚刚达到业绩巅峰的两面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,成为国内牙膏第一品牌。至此,第一波以综合日化公司为主的上市潮基本告一段落。

第二次是在2017年左右,近三年来,拉方佳华、名臣健康、普罗雅、鱼家汇(现更名为水羊)、丸美、亿旺亿创、华熙生物等相继上市。这些公司最长用了58个月,最短用了5个月。

据统计,现阶段上市的美妆企业基本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,公司市值至少翻了一番。也正是这一波上市,给了行业和资本充足的信心。一时间,完美日记、华西子、Colorkey、薇诺娜等一批新国产品牌相继在千亿规模的产业链中诞生。

(图片/视觉中国)

几乎在国内美妆产品崛起的同时,上游供应商和电商代理运营商开始受到资本关注。2020年9月,若昱臣、立人李庄相继上市,与一年前上市的易网易创共同组成“A股电商运营赛道三剑客”。

不过,2021年下半年,受疫情影响,国内美妆市场冷清。有投资人公开撰文称,行业集体暂时放弃美妆赛道,原因有三:特殊时期让VC更珍惜;美女赛道两极分化突出。

在此背景下,资本的触角伸向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制造商和服务商。多位投资者一致认为,在日用美妆大品类中,大家都在寻找门槛更高的投资标的。也就是说,流量红利的下降和投资成本的增加,让投资者更加关注有竞争力的公司。

这种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天。今年年初,为数不多的投融资案例中,融资主要来自原材料、代工厂等上游供应链港口。二季度,供应链上游和中间服务商仍是主角。其中,最大的IPO融资来自从事香精研发、生产和销售的雅香股份,从事功能性护肤品研发的维琪科技也获得了超过2亿元A轮融资。

回顾本土美妆日化企业的资本历史,有一条清晰的发展路径:首先,大型综合日化企业充当“资本宠儿”,然后,依托电商平台的美妆企业接过接力棒,然后是擅长流量和营销的国产美妆品牌,最近以卖原料、提供服务的方式走上舞台。

在交通红利期,一些品牌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完成需要三十到五十年的道路。暗中回首国产化妆品品牌,外强中干。如今,中融印务、数聚智联等企业“面子”、“里子”能走多远?

又一巨头输了!“韩妆”失去了时代!

这几年,随着韩剧在全球的火爆,韩妆迅速成为时尚潮流并席卷全球,成为众多女孩追捧的对象。

尤其是在中国,韩妆品牌靠着热播韩剧的推广赚了不少钱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中国热播的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。在节目的一个场景中,女主角钱松怡正在使用IOPE气垫BB霜,而正是凭借这颗植入镜片,IOPE气垫BB霜在国内就被抢购一空。

当时有媒体报道称,在《来自星星的你》在中国上映的那一年,几乎每1.2秒就能在中国卖出一款IOPE气垫BB霜,到2015年2月,累计销量已超5000万件!

毫不夸张的说,那几年,只要美妆品牌在“韩妆”旁边,销量就不会差。这也在当时整个美妆界掀起了一股“韩妆风潮”,甚至很多国产品牌都争先恐后地效仿,一头破脑袋还得跟上“韩妆”。

然而,经过多年的洗礼,韩妆似乎失去了时代国际品牌化妆品,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失败!

疫情之下,韩妆品牌遭遇重创!

据央视财经报道,在经济环境的压力下,就连韩国知名美妆品牌“神秘”也被母公司第一大股东ABLE CC Co., Ltd.挂牌出售。

报告指出,受疫情等诸多因素影响,ABLE CC在运营中遇到了危机。去年,其经营亏损达到224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1亿元),其品牌Mystery也大幅缩水。与鼎盛时期的700多家相比,这一数字还不到去年的一半。在中国市场国际品牌化妆品,谜男也多次传出撤柜关店的消息。

资料显示,创立于2000年的Mystery是韩国第一个打造街头化妆品店的品牌,凭借高性价比的中低端路线赢得了韩国消费者的青睐。彼时,成立仅两年的美尚销售额突破1000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5.5亿人民币),鼎盛时期的美尚母公司在韩国化妆品行业排名第三。

随着公司在韩国国内市场的快速发展,Mystery也逐渐开启了自己的全球化之旅。和很多品牌一样,谜男进入中国市场也赶上了韩剧的热潮。

2006年,谜男也首次进入中国市场。凭借韩剧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,品牌迅速进入中国消费者的视野,受到年轻人的追捧。

与大多数韩国彩妆品牌相比,Mystery 在中国市场相对更加用心。它没有在中国市场直接照搬韩国模式,而是根据中国地区的差异制定了相应的策略。

尤其是在渠道的建立上,与很多韩国彩妆品牌固守单一品牌门店不同,Mystery选择了更加开放的渠道策略,引入了包括屈臣氏、百货在内的多个多元化渠道。

也正是得益于Mystery在中国的多元化渠道战略,Mystery也迅速在中国市场迎来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。

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,Myshang销售网点约700家,品牌门店数量已超过132家。其中,天津、北京等23家品牌直营店年均产值达3亿。

但谜男的巅峰时刻也成为了它的转折点。2017年,Mystery被目前最大股东、韩国私募股权基金Venus One收购。随后几年,谜男在中国市场的销量也开始逐年下滑。

尤其是在疫情的影响下,米尚遭受了双重打击,雪上加霜。财报显示,其2020年、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的销售额分别为211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1.7亿)、125亿韩元(约合6328万人民币)和86亿韩元。韩元(约4353万元),呈下降趋势。

除了收入同比下降外,神秘店在中国的数量也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。官方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Mystery在中国拥有121家线下销售店,早已不复巅峰风采。

为什么韩妆不流行?

事实上,谜男在中国的失败并不是“韩妆”在中国失败的孤立案例,而是一个群像。就像谜一样,曾经在中国市场大放异彩的“韩妆”品牌,包括悦诗风吟、伊蒂之家、魔幻森林等都纷纷退出,有的开始减少对中国市场的投入,有的甚至已经在中国市场已经找不到了。

不少人将“韩妆”在中国市场的失败归咎于韩国限购令等外部因素,导致韩流在国内的影响力减弱。但在这个市场的外部因素背后,更应该考虑的是“韩妆”本身的品牌价值和产品质量。

以往,“韩妆”之所以能够迅速在中国市场掀起一股旋风,除了“韩风”席卷而来之外,在产品开发上还依托“韩妆”模式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美妆行业开发一款美妆产品的周期约为一年。但与业内传统的研发模式不同,“韩妆”为了能够快速更新,紧跟潮流,将所有产品的研发周期控制在4-6个月。

这种研发模式有两个优点。一是能够紧跟时代潮流,加快产品推出速度,二是保证产品在研发周期内的库存单位可以增加。凭借这两个优势,一旦产品加大营销力度,再加上其友好的定价路线,就能快速出货并在市场上变现。

但是,这种大大缩短研发周期的做法,无疑会大大降低产品的质量保证。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公开信息,2017年和2018年,爱茉莉太平洋旗下的“韩妆”品牌多次被检测出质量问题。

即使质量很差,假货也很猖獗。当时,随着“韩妆”在中国的火爆,很多韩国不法分子看中了这个机会,开始制作一批“韩妆”品牌,并通过代购、销售等方式大批量销往中国市场。其他模式,导致中国市场。“韩妆”品牌假货猖獗。

也正因如此,质量问题和假冒问题的频发,也让这些“韩妆”品牌的口碑一落千丈。大撤退”。

所以,不得不承认,“韩妆”的时代已经结束了!